中途 途中

中途 途中

      中途途中 

 

撰文/ 林霆旭 

  

            走在人生中途的途中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看見一花一草一世界 

  

一路而來,回望涉歷的過往,周旋在專注外在現世的變化與探索內在心靈的感悟。總是全神貫注未有懈弛,創作不在賞心悅目與虛無飄渺的抽象作為標的,而是在實相非相間彰顯藝術創作的真相。 

  

至今到了半途已是中歲,不免喘息片刻,腳步稍稍地停歇,輕解束縛,暫時放下重負,心中安然。徐徐環顧四周,景物卻突然變換疾速而莫測,花草樹木的榮枯,四季時序的遞嬗,霧升雪降、雲走雨飄,連帶地世事的變遷如:人來人往的聚散,誕生離世的無常…… 所有情景時而清晰明朗,時而朦朧迷惘,如同一部無法同步觀賞的快速播放影片,讓人眼花撩亂,頭目森然! 

靜心思索推究其因,是「我」在此時此刻放慢了步伐,遂使所見所感不同於以往!而事實是現世的所有從來都不曾爲「我」改變過它的步調,往昔是「我」走的過快,積極在無時間限制的大千世界裏,透過創作,追尋生命實相、藝術真諦!如今所見令人觸目驚心的視野,卻顛覆了自己的經驗法則,一時興起惶惑,不知未來創作之路該如何走下去? 

然而在人生中途的停頓過後,仍舊要收拾行囊繼續前行,不進則退,此刻無須再思考尋求答案,不妨將自己所有的想法、觀點一併拋開,順勢而為與現世同步,不快不慢、亦步亦趨。至此感受到前所未有過的自由,從心所欲,看山畫山、觀水繪水、賞花描花、摹寫莊周蝴蝶…… 力求呈現世間萬物本該要有的原來樣子,將「我」融於其中合而為一。 

  

          行到水窮處  坐看雲起時 

  

原來,我在中途途中所要體悟的是「物我兩忘」的境界!